体例外没人要,体例内考不上,谁打了35岁的耳光

市场经济劳动者制度扎向职业各个阶段人的痛点,三十五岁的80后该何去何从?就业难,失业多,想工作不适合,到底怎样不磋砣?你是否也是最迷茫的人群?总在夜里试问我的人生价值在哪里?想必三十五岁的80后男人如果现在失业或是工作停滞一定最为焦虑,毕竟男人承担的是一个家庭的责任。有人在体制外混了十几年,35岁后却才明白了社会的残酷现实,转身想考公务员争取有个新的起点,从此过上稳定的按部就班的生活。于是争先恐后一起去考编制,在他们面前不要谈什么叫梦想,那是打脸的目光,你看那蜂涌面试教师的人群,有80后有90后各类身影,也不管你适不适合当老师,只是厌倦了找工作,就像你不懂一路的漂泊。

你看北上广拥挤的地铁,那一群曾经怀着梦想的年轻人,如今都去向了何方,他们转向了三线城市的家乡,在一些不为人知的角落生活。而市场的经济又是一群刚毕业的廉价劳动大学生接盘,我们的青春总是这样一边在焦虑一边不得不淘汰中流逝。你看体面的工作不挣钱,挣钱的工作不体面,没有什么才能就只能干点苦力,有才华也可能给别人干。

到了35岁被生活所逼只能自己干,要么做点小生意挣点辛苦钱,要么创业做实体成老板。

还有一群全职妈妈,她们有着不差的学历却只能隐于家居,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个老板娘,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却过着没有工资的保姆式生活,她们又如何重拾自己人生的方向盘找到自己的价值呢?

卖楼的销售天天愁,酒店的服务好烦忧,搬运的苦力汗淋头,卖衣服的女人面好轴,小摊边的卖主爱骂口,做生意的老板套路有一手,务工的农民回乡难种收,清洁保安日夜忙不完,公务员办事的脸色如出一辙,演员演戏戏真假,还是有人看眼瞎,路上的车辆追紧跟头。路人串行只管向前走,网络上的水军满嘴炮溜,修表的名店尽是坑骗忽悠,全职的宝妈尽有人跳楼,理不清的婆娘鸡毛蒜皮,忙也愁,闲也愁。

穷忙是忙,忙也不富,,总有人站在西风口,手机的网红流水的兵,总之就是诱导圈钱的心。你看城市的那头,再看乡村的这头,这江湖,哪一条路好走。有人的地方,就有恩怨,活下去才是唯一的希望。

编制外没人要,编制内考不上,谁打了35岁后的耳光。成年人的活着,就像是一场麻木地猎杀,你佛系,沉在谷底颓废下去,别骂一个人到中年的人,那是他仅有的一点自尊。

市场经济产能过剩,每个人都无法真正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而定位自己的真正价值,很多时候我们枉费了自己的天赋,走了太多的弯路。

错综复杂的人情,社会产业结构的不平衡,到底要有多大的才华才能过上一个不算磋砣的人生。还没有功成名就,何以身退隐居。我想新农民或许还有一段距离光明,你在等待的路上吗?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