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田间管理家,农业版“滴滴坐船”?—聪慧农业消费效劳形式案例领会

中国共有20亿亩耕地,粮食作物就占16亿亩,在全球的耕地份额排名第三。但是,中国的农业机械化种植的发展却很落后。2016年,日本和美国飞防市场的渗透率在50%以上,而中国还不到3%。

然而在短短三年内,中国的植保无人机却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。据调查数据统计,中国的植保无人机市场保有量突破3万架,飞防总作业面积突破3亿亩,居全球第一。农用无人机飞控技术世界领先,且正处于发展上升期。

中国的无人机植保应用发展得如此迅速,这背后离不开一些中国优秀企业的推动,而农田管家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。农田管家在短短三年内,显著地推动了无人机植保在中国乡村的快速普及,与此同时,其自身也成长为行业领先的农业生产性服务平台。智慧农业生产服务平台的作用,是解决由于受到人口老龄化、农民工进城等因素,中国的农业所面临的劳动力短缺、土地流转加速、农业机械化程度低等农业发展问题。

为什么农田管家推出的农业生产服务平台,被称为农业版的“滴滴打车”?农田管家1.0从飞防植保(无人机喷洒农药)服务切入,连接农户和飞防组织(操作无人机喷洒农药的组织)。农户可以在平台上一键下单呼叫农事服务,而农服组织也可以在线上以最低的成本轻松获得新客户,从而提高整个农业生产的效率。农田管家1.0用互联网共享平台改造农业生产方式,通过平台连接双端市场,在农户和服务供给之间形成桥梁。

既要满足市场的需求,又要满足市场供应。一方面,农田管家与一批无人机飞行员签订了合同,以确保足够的供应来满足需求。另一方面,团队直接与潜在的农民客户交谈,鼓励他们尝试使用农田管家的农业生产服务平台。

同时,农田管家技术团队还根据不同需求提供就近或者跨区域派单服务,为飞手规划科学的作业路线,由此实现快速响应和大规模调度,最大化发挥共享经济的优势。他们把专业的药剂配方、先进的作业设备、严格的飞防标准和优质的保障服务,通过无人机植保作业共享给广大农户,改变高风险、低精度、低效率、低利用率的植保现状,大幅降低化肥、农药的施用量,同时弥补农村劳动力的不足。农田管家除了“滴滴打车”的农业机械服务(命名为“农田管家1.0”),农田管家还可以将农场数字化,他们将其命名为“农田管家2.0”。

2018年,面对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,农田管家2.0——数字农业管理平台正式启动。

平台以粮库为核心节点,提供一整套粮库管理系统和粮库标准化运营方案。通过签订代运营协议的方式,绑定粮库,锁定粮源,在上游开展土地托管,在下游开展粮食多元化经营。

以合作社为主体,开展土地托管,提供一套合作社运营的信息化管理平台,开展种植贷、半托管、托管等业务;赚取托管费、信息服务费等。以粮库为主体,赋能粮库以金融属性,提供一套粮库信息化管理系统,开展仓储物流、粮抵贷、基差贸易、期现货贸易等;赚取粮食仓储物流费、信息服务费和粮食贸易利润。农田管家2.0主要为农民提供四个层级的服务:第一个层级,是金融需求。

农民承包了几百亩地需要投入,筹措生产资金需要贷款,此为第一优先级。第二个层级,是劳动力需求。找人干活成了农村一难事,一天150块钱小工都未必请得到人。

第三个层级,是流通的需求。一是农资的购买,二是农产品的卖出,都是农村流通的痛点。第四个层级,才是知识的需求。

科学种植增产方法,属于这一层级的痛点。农田管家的快速发展,也不是顺风顺水的。在农业,尤其是直接面对农户,要进行互联网运营,也面临着很多难点。

农民会为劳动力付现,对农资却普遍采用赊销的方式,可见其优先级别的不同。农业服务平台最重要是理清了农民迫切需要什么,愿意为什么东西付费,才能让平台持续运营下去。做农业产业服务最难的是运营问题,中国农业数字化进程较低,对于平台生态中的农民和服务供给方,需要重点运营的侧重点也不同。

如何让分散的土地成片接受服务,让当地的意见领袖发动“团购”,是需要重点运营的事情。

如何合理调度上万个飞防组织,让他们能够持续稳定地接单作业,提高收入,是派单调度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农田管家的飞手端甚至成为了飞防队的管理工具,可为他们实现测亩、绩效等多重功能。

不光是对用户的运营方面,考虑平台的长期经营,当前的农田管家2.0模式也面临着瓶颈。目前来说,整个农业服务平台模式仍处于探索阶段,农田管家的线上农机撮合平台也处于发展初期,目前仅仅偏居一隅。

对于这类撮合型平台而言,如果服务范围、服务面积与订单量在一定的数值范围之内,平台效应将无法显现,规模经济也无法实现,这和滴滴打车发展模式类似。

但是,农机服务与打车服务还有一个根本性的不同,那就是农机服务需求的季节性问题。某一地区内的农机需求都是在某一个集中时段凸显出来,这会导致农机服务供不应求的情况发生,这时候跨区域的农机调度需求会成为可能。另外,我国国土面积地域辽阔,东西与南北的跨度极大,对于农机来说能够保证4-11月份都有活干。

所以,针对各地区农机数量分布不均衡以及集中作业的情况,农机的跨区调度服务十分有必要。这对在线农机撮合平台的服务范围和服务能力会提出更高的要求,也是平台能否实现盈利的重要一步。毫无疑问智慧农业服务平台模式,能够助力农业现代化的转型升级,具有较大的社会价值。

但是要对平台产生经济价值的话,就必须覆盖更广的服务范围,拥有更强的服务能力,从规模优势中获得规模经济。。

相关文章